Menu

宋志平:大力推进水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colspan=”2″>

摘要:
今年初以来,钢铁、煤炭等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逐步显现。5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34号文)指导建材行业加快调整。水泥行业要抓住时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化解产能过剩,实现持续协调发展。任务紧迫,时不我待。
原标题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大力推进水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当前全国正在紧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着力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重点任务。今年初以来,钢铁、煤炭等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逐步显现。5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34号文)指导建材行业加快调整。水泥行业要抓住时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化解产能过剩,实现持续协调发展。任务紧迫,时不我待。
找准破解过剩难题的正确途径
我国是水泥大国。改革开放以来,受益于经济高速增长,水泥产能迅速跃居世界第一,技术和装备制造水平跃居国际一流。但长期粗放式发展也带来了结构性产能过剩的顽疾。新常态下,水泥行业进入平台过渡期,一方面市场需求已越过峰值,另一方面产能严重过剩,供需矛盾更加凸显。目前我国水泥产能高达35亿吨,过剩超过30%。2015年全国水泥产量23.5亿吨,同比下降6%,是25年来首次下降,各区域价格效益全面下滑。今年上半年水泥产量11.1亿吨,产能利用率仅为65%,下半年多条新线产能释放,产能利用率会更低。水泥行业利润从前几年每年七八百亿元下滑到2015年的300多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只有96亿元,同比下降27%,为“十二五”以来同期最低水平。
我国水泥行业过剩问题具有中国特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化解过剩产能的正确途径。改革开放以来,国家鼓励地方“大家办建材”,满足了建设需求,也形成了“小、散、乱”的行业特点。近年来经过行业整合,集中度有所提高,但新增产能问题愈发严重。过去是落后产能相对过剩,现在先进产能也过剩,而且是全面过剩、绝对过剩。工业化大生产和市场属性是过剩成因,适度过剩也是市场常态,但严重过剩却集中发生在工业化、市场化的特定阶段和基础原材料、重化工业,西方发达国家都经历过严重过剩。我国产能过剩还有财政体系分灶吃饭、一些地方政府追求GDP、盲目审批项目等特殊原因。因此,我国产能过剩既是市场失灵也是监管失控的后果。水泥属于重资产行业,盘子大,如果不抓紧去产能,未来退出成本更高,拖延下去,社会代价会更大。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顺应了经济新常态的内在特点,是辩证的综合施策,也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实践和理论的突破。具体而言,就是兼顾适度增加内需、压减过剩产能、调整产业结构使经济平衡协调发展。
过剩产能形势虽然严峻,有利条件也不少。国办发34号文为建材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指明了方向,关键是要坚决落实。最近有关部委在钢铁煤炭专项会上指出,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去产能要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特别是随着工作进展和市场变化,一些减产、停产的企业有意复产,决心动摇,对此需要保持清醒认识和战略定力。水泥行业也是如此,必须坚决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硬仗。
国际成功经验值得借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英美等国家的决策者反思凯恩斯主义,开始重视供给和结构性问题,逐渐认识到市场和政府不可偏废。同时,在化解过剩方面也积累了一些经验。
全世界解决产能过剩的普遍做法是大企业进行兼并重组。过剩是市场经济的特征,治理过剩也是近代经济学的主要目标,事实证明,市场只靠“看不见的手”无法自由调节,只靠“看得见的手”也会因监管过度带来一些问题。“看不见的手”在特定阶段和产业可能有效,但对重资产的原材料和重化工业常常是无效的,甚至是有害的。在这些产业,主要是靠大企业之手协调市场。发达国家在这些产业都是用兼并重组的方式,美国、欧盟对于企业集中的控制大大放宽,日本在泡沫经济后的钢铁、水泥行业法规中明确反垄断法不适用,快速形成具有市场话语权的大企业集团。2014年欧洲排名前两位的水泥厂商拉法基和豪瑞重组后,去除了一些富余产能。印度米塔尔公司把欧洲钢铁厂全部重组后,关掉了部分工厂,恢复供求平衡。这些做法对我国很有借鉴意义。
过剩产能有序退出需要政府、协会和企业共同努力,是一项系统工程。全球排名第三的建材企业爱尔兰CRH公司总裁阿尔伯特曾对我国水泥行业结构调整建言,他们的经验是水泥产能过剩很难控制,但不控制代价太大,必须由政府、协会和大企业协同控制。日本上世纪90年代水泥行业去产能也是多管齐下,政府发布“特安法”“重构法”和“圆滑法”,公会积极引导协调,企业无条件执行,使30家企业迅速整合成3家集团,水泥年销量从1.2亿吨降到4000多万吨,价格却一直在每吨100美元以上。法国水泥行业在困难时期销量降了30%,通过整合重建市场秩序,过剩产能逐渐消失,企业也开始盈利。
去产量、去产能还需打硬仗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贯彻落实国办34号文,水泥行业必须从去产量和去产能两方面着手。去产量主要是解决眼前的需求不足、价格过低问题,但去产能才能根本解决行业长治久安的问题,同时也要防止去产量带来的增产能的倾向,维持良性发展。
一是坚决限制新建。当前水泥行业无处无时不过剩,必须坚决遏制任何理由的新建,无论是电石渣、垃圾处理等都应在现有生产线上搞技术改造。2009年国发38号文不让再新建,最后各地还是以种种名义新增8亿吨产能,必须记取这个教训。这次国办发34号文强调到2020年底前严禁备案和新建水泥熟料项目。一定要确保各地区、各企业令行禁止,坚决执行。
二是坚决淘汰32.5标号水泥。32.5号水泥是最低标号的水泥。全世界水泥市场基本上是42.5标号占50%,52.5和62.5标号占50%,而我国却是32.5标号占60%至70%。在低标号水泥制作过程中,一些小厂1吨熟料掺加2吨混合材,鱼目混杂,质量堪忧。现在非洲国家应用的最低标号是52.5,我国生产技术装备全球领先,没有理由大量生产32.5标号水泥。目前,新疆地区全面禁止使用32.5标号水泥,京津冀、江浙沪等发达地区更应带头。这样,全国范围就能减少6亿至7亿吨落后产能,也能从根本上确保质量。
三是坚决执行错峰生产。错峰生产是控制产量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应常态化,扩大错峰面。先进产能的企业也要错峰生产,这不是保护落后,而是解决过剩必须采取的关键性过渡办法。煤炭行业国家直接限产276天,最近煤炭每吨上涨近百元。煤炭价格上涨又使水泥企业成本猛增,如果水泥行业不能有效地进行错峰生产,把新增成本有效地传递出去,会随着煤炭行业的限产复价而雪上加霜。
四是加强区域协调。恢复供需平衡除了错峰限产外,还要大力开展区域市场协调。水泥企业能否主动进行市场协调将直接影响价格。全国水泥市场协调工作做得不均衡,好的地方大企业带头、地方协会负责,大家都很理智;差的地方主要是没有协调好。水泥产品是短腿产品,有销售区域,还要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协调做得好的区域,反对恶意低价扰乱市场秩序。下半年是旺季,要加强区域协调,争取当期获得好效益。
五是鼓励大企业联合重组。从国际经验看,解决过剩问题必须由大企业整合市场。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大企业越来越成熟,创新精神和市场活力越来越强,不再是妨碍创新、窒息竞争的市场垄断者,应重新认识大企业对市场的建设性意义。中国建材[-1.20%]通过联合重组,推动我国水泥行业集中度从2006年的12%提升到现在的58%,但相较于发达国家70%到80%的集中度,仍有差距。现在我国水泥行业已经到了大型企业间重组的新阶段,政府、金融部门和大企业要担起责任。工信部最近选择吉林省做水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试点,计划把省内的几家水泥企业重组成一家大型水泥集团,市场占有率达到70%,这将为各省的水泥重组带个头。企业重组后要想高效率运营,大企业就会关闭一些工厂。关闭工厂后可以做转型升级、技术创新,中国建材准备把关闭的水泥工厂做装配式PC建筑,把水泥变成制品,向下游延伸,提高附加值。
六是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在“一带一路”建设牵引下,水泥走出去迈入全方位投资、国际产能合作的新时代。中国建材不仅在海外投资建水泥厂,还搭建了智慧工业平台为海外工厂提供运营管理服务。现在许多国家缺水泥,我国产能这么多,应鼓励沿江沿海和口岸地区水泥企业出口。对于到国外建厂,同时国内主动去产能和关闭过剩工厂的企业,也应考虑给予支持,比如纳入国家专项建设资金贷款,引导企业把去产能和走出去结合起来,加快调整步伐。(原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 宋志平)

前言:如果说关心宏观,最近几年总会听到“供给侧”、“一带一路”,虽然用“一带一路”从需求侧可以给自己一剂止痛剂,但是最终你总要面对供给侧端“刮骨疗毒”的阵痛。今天我们来听听宏观层面,经济学家们是这么说的。

图片 1

图片 2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金融学教授许小年:

一、穷则思变,那是因为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

为什么要进行供给侧改革?不知道大家有么有觉得钱越来越难赚了?工作越来越难找了?也许很多人说,国内情况如此,我们可以走出去啊,然而放眼国际,自从金融危机以来,贸易保护主义就有所抬头,众所周知的英国脱欧事件,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被评为“黑天鹅”事件,更是愈演愈烈。

1、经济整体复苏乏力,新兴市场陷入危机

新兴市场普遍放缓,巴西和俄罗斯急剧萎缩;欧元区苦苦挣扎,举步维艰;英国和日本差强人意,动力不足;美国一枝独秀,增速仍弱于预期;全球经济整体令人担忧

2、货币政策分道扬镳,货币金融乱象丛生

自2016年12月起,美联储已经加息5次(0.5%⇒1.25%),欧央行量宽政策不断加码,日本和英国持续维持低息,新兴市场面临两难困境,既希望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又担心美联储加息和本国降息加剧汇率贬值和资本外逃。

3、虚拟经济恶性膨胀,金融风险显著上升

实体经济复苏乏力,资产价格却连创新高,多国债券收益率创历史最低记录,海量投机资金到处追逐安全资产,全球金融风险显著上升。

4、大宗商品全线崩溃,债务违约频繁发生

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违约率快速上升,美国垃圾债券市场开始出现多起违约事件,多个国家因大宗商品价格崩溃而陷入财政困境。2009年至2016年,新兴市场国家平均债务水平从GDP的150%上升到195%。公司债务水平从GDP的50%以下上升到75%。这其中又以巴西、土耳其、马拉西亚尤为严重。

5、货币政策基本失效,刺激经济有心无力

2008年金融海啸爆发至今逾七年,量宽政策史无前例,低利率和零利率持续时间之长超越历史记录,欧央行祭出惊世骇俗的“负利率”政策,期望以此刺激商业银行向实体经济增加信贷。然而事与愿违,却刺激投机资金全球泛滥,资产价格持续上升,虚拟经济恶性膨胀,各国汇率急剧动荡,竞争性贬值成为常态,汇率风险与日俱增。

反省国内,过去10多年间,一直在坚持拉动需求的政策,特别是拉动投资需求的政策。其中最突出最代表性的是2009年的4万亿,实际当时还不止,其实财政银行也投入了,2012年
,又搞了次4万亿2.0。

1、高负债率导致现金流风险。4万亿负债,企业、政府去借钱后去投资,而投资有收益递减。随着债务水平快速上升,地方政府、负债企业是否有能力偿还?若无法偿还,企业资不抵债,国家经济就可能产生债务危机。

同样对企业负债不能没有,(适当负债,可以加杠杆⇒提高企业效率⇒提高企业净资产收益率)。但负债也不能太高,否则,企业经营风险就会上升。(“现金流风险”:负债表示你有很稳定的现金流出来偿还银行贷款,负债与稳定的现金流出相匹配,企业才能安全。但随着负债量增加,稳定的现金流出不断增加,这就要求你有稳定的现金流入不断增加,若稳定的现金流入跟不上,就会出现问题,一旦资金链断了,企业完蛋)

2、需求落后:拉动投资,产能上升,但因为居民收入的滞后,结果形成产能增加超过居民购买力增加。(国家花钱可以快速拉动需求,但不能很快拉动居民收入,扩展性、刺激性政策都花在投资上,而收入未同步增加。于是,产能形成>购买力增加,差额就是过剩产能


  供给侧改革要清理三座大山

二、透过现象看本质,风险到底是什么?

1、过剩产能。(中国经济面临第一大困难)

16个行业面临严重产能过剩。尤其以与投资相关钢铁、煤炭、水泥、建材、电解铝、平板玻璃、工程机械甚至冰箱空调等最为严重。就拿典型代表钢铁行业来说,今年1-10月,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亏损达到720亿元。钢铁企业超过500家。86家钢铁企业负债总额3.3万亿!主要是银行贷款,平均负债率超过65%,某些企业超过75%。与此同时,最高端钢材我国每年还要进口1000—2000万吨!

2013年-2015年期间,全球500强公司里有50家出现巨亏,其中中国公司占16家,亏损额高达377亿元,都是国有大型企业。

2、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迅速上升。这是第二个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问题:地方政府财政与房地产市场的紧密相连。

3、银行坏账


  要清理这个模式在过去十几年中造成的后果,需要花很长时间。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含义是清理过剩产能、过多库存和银行坏账“三座大山”。这“三座大山”不清理,就无法轻装前进。清理了“三座大山”,才能谈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三、一切经济现象都应该归因于基本常识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情况?许小年用一个经济学原理进行了解释:

Y=A∙F(K,L)

(Y:产出或GDP;A:技术水平;F:生产函数,如何组织安排投放并获取回报;K,L:资本和劳动投入,生产要素)

通过这个公式区分两种增长模式如何决定左边的Y(GDP/销售、产出):

1、数量型(即一个企业的销售额提高方式:建立更多工厂、采购工厂设备、引入更多地工人)→对应:K&L

2、效率型(不增加资本&劳动,提高技术水平,同样资源投入可以得到更多的产出)
  →对应:A&F

这2种增长模式的根本区别是增长的可持续性,而数量型无可持续性原因:**

1、资源有限

2、资本的边际收益递减(其实劳动力也是递减)——更为重要

过去十几年间中国经济过于依靠投资增加驱动增长,导致企业生产能力越大,价格越低,对企业投资收益越低。因为边际效益递减,投的越多,单位产出越低,因为市场上有太多过剩产能——中国目前经济第一大问题。最终可能导致经济危机,企业经营困难。因为从企业角度:若价格不断下降,而成本有一定刚性顶着(人工成本:涨工资可以,降工资难),结果是利润率越来越薄,当降到0没钱赚,时间一长就会倒闭。

同理,对于国家,若一直通过投资拉动,而投资从借钱而来,而借钱有限度—借钱有利息支出,借的越多,利息支出越多,投资收益率
越来越低,当投资收益低于利息支出,会导致还不起银行债务——可能债务危机。我们离债务危机越来越近(一方面,拼命借钱;一方面,投资收益在下降)。

供给侧改革精髓:

第一:化解政策积累的系统风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

第二:政府政策导向转向企业效率导向(政府投资需求拉动→企业提高供给效率);

1、减税放权,由市场发挥配置;

2、改革国企,缩小国有经济;

3、鼓励研发,加强私人产权保护,激发创新

这里有几个注意点:

1、去产能要依靠市场化的行业重组,行业购并,特别要关闭僵尸企业,提高企业集中度。同时银行不能掩盖问题,而应核销坏账(通过出售国有资产,政府融资来充实银行和国有企业资本金)。

2、全面减税非结构性减税(有减有增,而且增的比减的多)。其意义不仅在于减轻企业负担,帮其渡过短期难关,还在于把更多资源从政府配置交由企业配置、交给市场配置。应按三中全会要求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3、按十八届四中全会要求,推进司法改革,逐步提高司法独立性。目的是为了有效的保护私人产权。因为中国经济、企业正在转型,这时企业特别需要被司法保护,因为企业转型的方向就是从过去的简单制造到研发创新,可是研发是需要钱、积累、投资。这就必须给其长期稳定预期。(即我投下去的钱能获得长期稳定回报,特别是知识产权、财产权的有效保护)。

以上内容根据以下讲座内容整合:

2016年6月11日《
供给侧结构改革和中国经济转型——中国经济面临的根本性挑战和对策
》向松祚——太平名家之约,卓越连城论坛

2016年4月14日《2016中欧思创会——供给侧改革与企业转型》  许小年


虽然是宏观经济,但是同理也是可以运用到我们个人和家庭身上。

1、供给侧第一步,只有甩掉包袱,才能轻松上阵。

这就是这几年流行的断舍离:一个家再大,除非你换大房子,总量就在那里,旧的衣服、鞋子,化妆品你根本就不会再去用,而任由其随着时间灰尘老化过期、没有社会价值的东西却霸占着现在最贵的资产-房子,为什么没到年末都会有打折促销去库存?那就是因为这些东西的价值已经抵不过其库存成本了;而对于我们与感情,如果你一直与一个不适合不可能没必要的人(爱人、亲人、朋友都有可能)纠缠不清,消耗,只能把自己一直陷入一个悲剧和无奈之中,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太多人把自己置身于沉没成本上了。

2、杠杆是把双刃剑,杠杆能做大多人因人而异,取决于你的抗风险能力——现金流的掌握

什么是资产?什么是负债?踩准时机,适度运用金融杠杆,能够让你越活越轻松,但是一直不敢用,可能你永远都买不起房子;而踩错节点,赌徒心理,很有可能就会让你从天堂跌入地狱,万劫不复。

  权威人士的访谈让大家醒悟到,真正进入经济“新常态”,还需回到供给侧改革上来。对于回到供给侧,大家的理解莫衷一是。我的理解是,回到供给侧就是要放弃用政府来拉动内需,以驱动经济增长的旧常态,而是转向以企业为核心,以提高效率为核心的经济增长模式。这既是供给侧和新常态的含义,也是权威人士讲话的主旨所在。

  L型形成的原因何在?就是过去长时间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造成在投资这边形成越来越多、超过了需求增长的产能的结果。当前,各行各业都面临了过剩产能的问题。在全国大多数经济较发达的省份,特别在钢铁、水泥、建材、工程机械等领域,出现全面的因为靠投资拉动而造成的产能过剩。全国钢铁行业过剩产能至少40%;水泥行业过剩产能至少50%。换句话说,全国50%的水泥产能现在都处于停工状态,因为生产出来的水泥没有需求;煤炭行业的过剩产能在30%-40%。然而,不是因为没有需求,而是供给太多。供给为什么这么多?因为过去靠投资拉动上产能上得过于厉害。

  在供给侧到底需要做什么?提出供给侧改革,首要原因是要清理供给的过剩。河北今年下达硬性指标,要减掉上亿吨的钢铁产能。减谁呢?河北的民营钢铁企业现在都在发愁,因为关闭钢铁厂很可能会先关它们。民营企业由于成本控制得较好,没有乱上项目,虽然钢铁行业惨淡,但是有的民营企业还在赚钱。但是,如果关闭工厂的任务下来,恐怕会首先关闭它们。因此,需要强调的是,虽然供给侧改革的政策是对的,但是,用政府行政手段来淘汰过剩产能的方法欠妥。当然,也不能按照所有制划分来主导淘汰,而应该用市场的手段:谁效率低,谁亏损,谁就关门。

  供给侧首先需要清理过剩产能的另一原因是,如果企业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积压变成库存,银行贷款无法偿还,不仅把银行拖垮,到后面甚至会把银行体系拖垮。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教训尚在眼前,一旦银行体系出问题就是大事。然而,清除十几年时间里形成的过剩产能,非一时半会可以完成。所以,L型的尾巴会很长。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第一层含义:淘汰供给侧的无效产能,并且需要很长时间。

  清理供给侧的过剩,一方面是产能,另一方面则是银行贷款。关闭工厂不仅意味着下岗工人需要安置,一旦企业关门,也意味着企业欠银行的贷款需要处理。银行的资产质量已经有恶化的趋势,关闭一家工厂就可能是几十亿、几百亿的贷款收不回来。天津关闭渤海钢铁厂,涉及债务2000亿元,涉及银行100家。但是这一步不走,下一次的经济高速增长就无法到来。因此,不难想象改革难度之大。

  此外,在基础设施建设在全国快速推进的背后,很可能出现其收益不足以偿还银行利息的情况。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出现偿债困难,甚至无法偿还的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