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专家曝光去产能路径



colspan=”2″>

【中国经营网注】中企之声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过剩产能必须消化,需求侧管理认为市场无法出清,因此需要采用政策刺激的方式来恢复需求,令需求扩张去迎合现有产能;而供给侧管理则认为市场可以通过价格调整等方式来自动出清,通过价格、产能整合、淘汰等方式来清理过剩产能,而“过剩”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显然,“面多了和水,水多了加面”的做法应该终结了。过去那些靠低端附加值以及能源消耗的企业会加速退出市场,特别是一些没有核心竞争力和先进技术的“僵尸行业”,过去靠政策扶持和银行贷款存活,在新的条件下不会获得政策支持,必须退出市场,这是不能有任何犹豫的。  在李锦看来,去产能和解决僵尸企业的问题,有五大路径:一是从解决僵尸企业入手,关停并转,用产权转让、关闭破产方式加快清理退出;二是剥离出来,重组合并,重新配置资源;三是用“腾笼换鸟”的思路去换产品、换技术,换新的运营方式,提供有效供给;四是扩大出口,开辟新的市场,从需求端加快去产能;五是加快产能输出,在供给端消化产能。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8日召开。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预计,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定调“稳中求进”,而实际上则更强调供给侧改革,这个改革的核心之一便是“去产能”。  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12月11日表示,国资委对处置央企僵尸企业的初步想法是,采取深化改革,减员增效,清产核资,债务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多种措施,积极地推动加快处置僵尸企业。  在亟需去产能的产业中,以煤炭矿产和钢铁为主的能源资源类产业产能严重过剩,供需严重失衡而首当其冲,但这些领域聚集大量地方国企和央企,人员众多,牵涉的资本亦复杂,处置不易。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名誉会长濮洪九12月17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醒道,对于清理产能,需要制定相对细化的退出标准、政府要制定好相关政策、做好工人安置及产业转移和经济补偿。  中企之声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亦表示,调供给结构,需要提供制度供给,需要政府放权,才能使得中央意图转变为政府部门、中央企业的行动,需要压力转换机制。  中央密集布置“去产能”  从11月至今,中央与国务院曾在多个场合提出了去产能的问题,可见去产能的紧迫性。  12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加强分类指导,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3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李锦指出,这是国务院层面,首度就亏损企业问题提出定性、定量、定标准、定时的措施,特别是到2017年末的时间表确定,具有重大意义。  而在11月23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把“促进过剩产能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作为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的四大关键点之首。同时,会上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提法。这不仅为化解过剩产能提供了理论依据,也为下一步攻克这一难题提供了方向。因而,管清友亦猜测最近要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有对去产能有进一步的部署。  李锦也认为,供给侧改革突破口就是要对“僵尸”企业实行清退。张喜武亦表示处置僵尸企业和企业行业脱困问题,国资委还在进一步研究,目前并未形成最终决策。“解决僵尸企业有两大问题,一是钱从哪儿来,二是人往哪儿去的问题。”张喜武指出,如果这两个环节解决不了,解决企业脱困、行业脱困还有僵尸企业,难度都非常大。  目前可看到,央企层面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主动或者被动的进行兼并重组,比如最近短短一周时间,已有五矿、中冶、中远和中海四家央企宣布战略重组,而据记者了解更多央企还在密集商谈重组事宜中。  去产能路径

国务院清理“僵尸企业” 亏损三年以上央企“出清”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2015/12/10 10:3421世纪经济报道

央企大规模的重组要出现了。

12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中央企业增效升级,听取监事会对央企监督检查情况汇报。

该会议确定,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指出,这是中央实施供给侧改革措施的实招,一些亏损企业的存量资产未来通过重组,可以产生新的发展动力。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15年10月末,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173475.6亿元,同比增长16.8%;负债总额779163亿元,同比增长19%。但是钢铁、煤炭和有色行业继续亏损。石化、石油和建材等行业实现利润同比降幅较大。

亏损企业三年为限12月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对中央企业取得成绩应予肯定,对面临困难不容低估,还是要坚持深化改革,以提高质量效益为中心,综合施策,促进央企纾难解困,在市场拼搏中提质升级,更好发挥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骨干作用。

会议强调,今后两年要以提质增效为重点,要加强分类指导,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对此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教授许中波认为,国家推动亏损企业实施关闭破产,是要解决钢铁等行业的整体亏损问题。通过关闭一些“僵尸企业”,可以使得整个钢铁行业实现供求平衡。

比如目前粗钢产量减少2亿吨产量,就对解决行业亏损有利。

“在国家对一些央企实施破产后,地方的一些国有企业也可以实施破产,这样可以解决一些行业供大于求的问题。”他说。

由于一些行业亏损严重,停产已经在部分企业发生。有行业人士透露,唐山已经有钢铁企业停产。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今年11月份,石油加工、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出厂价格同比分别下降20.6%、19.9%、13.5%和7.9%。

受此影响,目前包括钢铁、煤炭等行业亏损严重,一些央企也未能幸免。比如宝钢股份公司今年第三季度亏损9.2亿元,武钢股份前三季度亏损10.01亿元。

至于地方国有企业,比如首钢股份前三季度亏损5.67亿元,八一钢铁前三季度亏损17.29亿元等。

中华商务网顾问、鞍钢经济研究所专职研究员马忠普认为,明年房地产投资仍会放缓,整个投资也会放慢,粗钢需求量可能会下降5%,这次国家采取的是让市场倒逼机制起作用的办法,银行也不会给僵尸企业贷款,因此钢铁破产企业会增加,这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供给侧改革加减法让持续亏损且不环保的央企破产,是宏观经济实施供给侧管理的一部分。

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上述政策,减少一些过剩行业产量的同时,也提出增加新的产品供给。

上述会议指出,央企要紧盯市场需求强化创新,改善供给增效益,建设央企专业化“双创”平台,推动优势产业集团与中央科研院所深度合作,对主要承担行业共性技术研究的科研院所探索组建科技集团。围绕新兴产业和关键技术发力攻关,发展“互联网+”等新业态。推动高铁、核电、智能电网等全产业链走出去。

同时要加快从非主业领域退出,严控产能过剩行业投资,促进国有资本更多地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

另外也需要加快混合所有制等改革,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2016年在全国全面推开供水、供电、供热和物业管理分离移交,启动剥离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机构试点。

最后还需要创新政策支持,推动商业银行落实不良资产处置政策,加大产能过剩行业呆坏账核销力度。

对此李锦指出,2016年在全国全面推开供水、供电、供热和物业管理分离移交,等于是国企办社会的改革要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有利于企业减少负担。

一些央企呆坏账核销后,通过重组,原有的一些存量资产也会发挥新的作用。他指出,部分债权也可以像上个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一样,实施债转股的做法。

1998年,我国增发2700亿元国债专项用于弥补国有的商业银行资本金,到2000年,各地各企业要求债转股金额有16000多亿元,要求债转股的企业有2000多个。

兰格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克新认为,推动亏损央企破产,这是减法,而国家城市建设、养老、医疗、教育、轨道交通等方面的项目加快实施后,这是加法,也会带动一些钢铁需求,这样可以实现供需平衡。

(责任编辑:Jason)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第一工程机械网官方微信(wwwd1cmcom)。

图片 1

图片 2

  “国家大力清理‘僵尸企业’主要是为了改善社会有效供给,也就是说那些产业过剩行业将是主要清理对象,包括煤炭、钢铁等行业内连续多年亏损严重的上市公司都会成为清理对象。”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外,一些依赖政府补贴或财务手段维持企业生计的“空壳公司”,也是着力清理对象。

  12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中央企业增效升级。有关专家表示,央企大规模的重组将要出现。

  会议指出,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教授许中波认为,国家推动亏损企业实施关闭破产,是要解决钢铁等行业的整体亏损问题。通过关闭一些“僵尸企业”,可以使得整个钢铁行业实现供求平衡。

  据悉,一些调研组已经展开对钢铁等过剩产能的调研,力求尽快实现产能转化和升级,防止产生系统性风险。

  长江证券行业研究分析师刘元瑞表示,供给侧改革虽受重视,消化过剩产能仍任重道远。对钢铁而言,一方面,行业去产能政策由来已久,但始终难以有效实施,其最本质原因在于钢铁行业庞大体量背后所承载的就业、税收及GDP增长等问题的解决难以一步到位,尤其是在当前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尚未完全培育出来之前,就业等问题实为关键。

  “另一方面,按照国际经验,消化过剩产能仍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钢铁这一类行业重资产的特点,决定了其产能投放节奏是快速规模化的上台阶模式,这类行业最大的风险在于,一旦工业化需求开始出现拐点,过剩产能往往会大幅超过实际需求。因此,目前的供给侧改革能否让钢铁行业供需重新匹配,仍然面临时间的考验。” 刘元瑞表示。

  郭凡礼告诉记者,就资本市场而言,清理“僵尸企业”意味着一部分上市公司将被淘汰出局,短期内,必定会给资本市场造成一定冲击。但是长期来看,将“僵尸企业”清理出资本市场,有利于改善当前资本市场资金错配现状,吸引更有竞争力、更优质的企业进入市场,使资本市场释放出更多的活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