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煤炭大省内蒙古如何走出挖煤卖煤局面 煤炭转化率超50%



colspan=”2″>

从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获悉,为推进煤炭产业调整升级,2011年内蒙古计划新开工一批大型现代化煤炭开发项目。同时,内蒙古将加快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延长煤炭深加工产业链条。
作为我国最大的煤炭生产基地之一,内蒙古煤炭远景储量达12000亿吨,目前已探明的煤炭储量达7000多亿吨。近年来,内蒙古的煤炭产量稳步增长,去年已突破7亿吨。
根据规划,2011年,内蒙古将在淘汰煤炭落后产能、加快现有项目技术改造的基础上,计划新开工吉林郭勒2号露天矿、高头窑煤矿等8个大型现代化煤炭开发项目,新开工项目设计产能为5300多万吨。
为促进煤炭产业可持续发展,尽快实现煤炭就地加工率达到50%的规划目标,2011年内蒙古将继续加快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延伸煤炭加工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
其中,内蒙古将继续推进煤制油、煤制气、煤制烯烃、煤制二甲醚和煤制乙二醇五大国家示范工程建设,计划新开工尿素产能500万吨、二甲醚300万吨、聚氯乙烯产能150万吨。

内蒙古凭借丰富的煤炭资源,曾经在2002~2009年间,经济增速连续8年位居全国第一。其中,能源、冶金、农畜产品加工三大产业占到内蒙古规模以上工业的78%,仅能源一个产业就占到37%。如今,在我国新形势和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内蒙古急需释放经济增长的新活力和新动力,“简单挖煤卖煤”的发展路子已经难以持续。12月15~18日,中国工业报记者随同工信部组织的中央媒体采访调研组深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包头市、鄂尔多斯市,经过走访经信委、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工业企业了解到,内蒙古着力转变发展方式,虽然即将跳出“简单挖煤卖煤”的发展格局,但新旧动力转换正青黄不接,内蒙古自治区经信委主任王秉军有话要说。

图片 1

走出简单挖煤卖煤困局

  [中国建材信息总网  6月15日  消息]

内蒙古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乡,煤炭资源分布广、储量大、埋藏浅、易开发、煤种全,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能源保障基地。截至目前,内蒙古累计查明煤炭资源存储量逾8000亿吨,居全国首位。但随着全国经济下行和资源型产品供求关系的变化,内蒙古“简单挖煤卖煤”的发展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不尽快促进经济发展从资源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内蒙古极有可能面临经济过度下滑的风险。

  2016年一季度,内蒙古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2%,高于去年同期0.2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5个百分点。面对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开门红”体现出了改革释放的强大动力。

王秉军向记者介绍说,内蒙古积极推动转方式同调整优化产业结构相结合、同延长资源型产业链相结合、同创新驱动发展相结合、同节能减排相结合、同改革开放相结合,走出“简单挖煤卖煤”困局。一是用高新技术做大增量,争取国家支持建设清洁能源、新型煤化工、有色装备、农畜产品加工输出等四大基地。近两年,国家给内蒙古能源、化工大项目“路条”77个,其中已核准40项,计划总投资近8000亿元,包括4条特高压电力外送通道项目、配套建设电源点及矸石电厂5000万千瓦、新建280亿立方米煤制气、300万吨煤制烯烃、200万吨煤制乙二醇、700万吨煤制油。二是着力提高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和精深加工水平,延长产业链条,提高产业附加值。内蒙古大力推进企业纵向重组,构建起煤—电—有色金属、钢铁、化工、建材、光伏、农畜产品加工、装备制造等10大产业延伸链。其中,铝后深加工形成10余个门类,电石、盐碱、氯碱、煤化工形成40多个系列产品,农畜产品加工通过延长产业链,品种达到1350个。三是着力培育先进装备制造、新材料、核电燃料、多晶硅、电子信息、生物制药、新型煤化工初级产品延伸、高技术服务业、节能环保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并加速产业规模化。其中,新型煤化工陆续投产的首批煤制烯烃、乙二醇、煤制气等新型煤化工试验示范项目,积累了100多项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为内蒙古煤化工基地产业化、规模化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煤化工基础产品将衍生出上百种精细化学品,附加值将呈现乘数效应增长,并将形成中小微企业集群。四是着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坚持放宽、搞活、服务,完善中小微企业工作、政策、融资、服务四大体系。目前,内蒙古新登记市场主体28.3万户,增长27.1%;建成中小企业示范基地99个,建成基于信息化的覆盖全区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为20多万户企业提供融资、销售、众创等公共服务;安置就业占城镇新增就业的90%以上;小微工业增加值增长9.4%,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速0.8个百分点。

  据内蒙古发改委透露,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国资国企改革、国有林场林区改革、价格改革等重点领域改革顺利推进,有力地增强了内蒙古经济发展的活力,截至目前,内蒙古累计出台经济生态领域改革成果14条。

提升传统产业发展质量与水平

  供给侧改革中的“加与减”

内蒙古着力推进传统产业新型化,加大淘汰落后、技术改造力度,提升传统产业的发展质量和水平。王秉军介绍,“十二五”期间,内蒙古淘汰炼钢、炼铁、铁合金近800万吨、焦煤350万吨、水泥1946.5万吨、电石188.5万吨,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淘汰落后产能和传统产业的技改任务。截至目前,内蒙古高新技术同比增长26.6%、有色同比增长19.1%、装备制造同比增长12.2%、农畜产品加工业同比增长9.3%,对工业增长贡献率达47.1%,同比提高7.7个百分点。而能源同比增长4.9%、化工同比增长5%,增速有所放缓,对工业增长贡献率为30.8%,同比下降15.6%;煤炭产业产值占工业比重由最高时期的48%下降到23%,贡献率由最高时的42%下降到12%。同时,内蒙古稀土、可再生能源、生物发酵、云计算、单晶硅产业规模连续保持全国前列,其中装备制造、生物制药、光伏制造分别增长12%、38%、30%,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占内蒙古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在10%左右,预计未来5年,占比将超过20%。

  与当前经济转型升级方向相一致,内蒙古供给侧改革重点分为五个步骤: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抓好以五大任务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抓住了经济工作的”牛鼻子”。”内蒙古发改委主任包满达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项长期复杂的工程,必须有清晰的工作思路,做好符合内蒙古经济发展实际的“加减乘除”法。

目前,内蒙古煤炭、电解铝、电石、甲醇、农畜产品加工转化率分别达到30%、70%、60%、41%、58%。到“十三五”末,内蒙古煤炭就地转化率将由30%提高到50%以上,煤炭产业产值占工业比重将由最高时期的48%下降到15%以下;传统化工、有色金属加工转化率将超过70%,产值占比将由现在的16%提高到28%左右;农畜产品加工转化率达到65%以上,产值占比保持15%现有水平;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将上升到20%左右,全区工业基本实现转型升级。

  “加法”就是要补上产业发展中的短板,推动资源型产业延伸升级。目前内蒙古资源型产业低端化特征明显,煤炭就地转化率为35%,甲醇延伸加工率不足20%,有色金属延伸加工率为55%,而且以初级加工为主。包满达说,“十三五”期间,内蒙古要重点提高煤炭、钢铁、有色产业的延伸加工。加快推动农畜产品加工业提质增效,大力振兴羊绒产业,保持乳业领先地位,适度壮大肉类和优质粮油产业,积极培育皮革、沙草等产业,内蒙古要真正成为我国重要绿色农畜产品生产加工输出基地。

王秉军预计,国家已经核准的内蒙古40个能源、化工项目将于2017年陆续投产,2018年前后全部形成生产能力,内蒙古将新增转化煤炭4.4亿吨,就地转化煤炭达到7.6亿吨,届时可新增工业产值1.3万亿元、工业税收2000亿元、就业60多万人,煤炭转化率超过50%。

  “减法”就是去产能。内蒙古现有煤炭产能每年达到13.16亿吨,产能利用率71%;按国家要求,陕西、山西、宁夏、内蒙古四省区每年产能在60万吨的煤矿将关闭,这样的煤矿内蒙古有280个,合计大概1.2亿吨产能。

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

  近日,内蒙古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领导小组专项督查组,对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市和锡林郭勒盟境内未批先建煤矿停建停产工作开展专项督查,14个煤矿已经按照要求全部停建停产。

王秉军认为,当前,内蒙古传统产业增长乏力,新兴产业比重不大,突出困难是传统产业产能过剩,去产能化艰难,行业竞争激烈、价格下降、效益下滑、经营困难,影响地区财政收入。同时,内蒙古“僵尸企业”退出机制不畅,企业重组支持政策不完全配套,特别是债务处理、重组较难,有市场有效益的传统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未有效解决,产业转移中市场决定作用得不到充分发挥,比较优势不能有效发挥,2016~2017年将是内蒙古经济最困难时期。

  内蒙古将在三到五年内关闭这些矿井。据介绍,内蒙古要按照国家要求,严格执行不再审批煤炭、钢铁、水泥、玻璃新增产能项目的规定,同时,全力推动已获路条的电力、煤化工重点项目与现有生产和在建煤矿联合重组,现有富余发电机组与高耗能行业联合重组。

王秉军告诉记者,为加快工业转型升级步伐,内蒙古将积极适应新常态,着力稳运行、抓项目、调结构、促转型,提质增效,但国家相关法规和政策制度不配套,需要内蒙古年年说,年年讲。为此,王秉军建议,工信部把内蒙古作为国家重要的新材料研发创新基地,在内蒙古建立稀土、有色金属、有机合成材料、石墨等关键基础材料国家创新中心,支持内蒙古参与或承担国家稀土功能材料、有色金属材料、有机合成材料、石墨烯材料方面的技术攻关项目。

  激发市场活力中的“乘与除”

希望国家在内蒙古电解铝产能置换上给予支持。一是改进产能转移办理程序,取消由转出省签署意见的规定,或改为企业间签订协议,由国家协调转出省签署同意转出的意见,突破电解铝产能转移阻点。二是将内蒙古电解铝产能置换作为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内蒙古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文件中明确的给予内蒙古差别化产业政策试点,对内蒙古电解铝产能置换比照国家发电厂上大压小政策,按1∶2或1∶3比例实行增量置换,发挥企业对投资决策的主体作用和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作用。

  据统计,近年来,内蒙古科技重大专项中87.6%的经费投入到企业,带动企业创新投入36亿元。截至2015年,内蒙古自治区共建设以企业为主体的新型研发机构38家,攻关方向涉及现代煤化工、清洁能源、有色金属生产加工、绿色农畜产品加工、生态综合治理、稀土、蒙医药等领域,覆盖全区12个盟市。

应当把内蒙古粉煤灰提取氧化铝产业提升为国家发展战略,给予政策支持,构建大产业链。一是将从粉煤灰中提取氧化铝副产的氢氧化铝、白炭黑、轻质硅钙板、4A沸石分子筛、水泥熟料等产品列入国家资源综合利用目录,5年内免收增值税和所得税。二是对该类项目给予贷款贴息的政策,减轻企业偿贷压力。三是从国家拟建立的产业发展创新基金中列出专项资金,给予项目资本金的支持。四是支持煤—电—粉煤灰提取氧化铝—电解铝—铝后加工一体化建设。

  对于内蒙古而言,做好“乘法”就意味着要补齐创新短板。包满达表示,一方面,内蒙古正在充分整合优质科技资源,依托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产业园区和重点企业,推动在新能源、新材料、装备制造、现代煤化工、高铝粉煤灰综合利用、现代蒙医药、生物育种、乳业加工等领域建成一批国家级和自治区级工程研究中心、工程实验室和企业技术中心。另一方面,内蒙古在加快完善科技成果、知识产权归属和利益分享机制,加快修订《内蒙古自治区科技成果转化条例》,加大科研人员股权和分红激励制度建设,调动科研人员进行科技研究的积极性。

国家支持内蒙古发展煤化工、电力配套设备制造,在国家制造业发展空间布局上给予倾斜。工信部在贯彻落实《中国制造2025》,推进重大工程建设时,将推进煤化工设备制造国产化作为重要内容,在产业布局和专项资金等方面对内蒙古予以倾斜和支持。国家将内蒙古包头市建成国家级核电燃料元件产业生产基地,推进核产业在内蒙古的“探、采、加、用”一体化发展,并把呼和浩特市云计算中心作为国家部委数据存储中心。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内蒙古已经完成了615项改革方案的制定工作,有效激发了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用“除法”激发市场活力,包满达表示,要继续深化改革工作,一方面,提升方案质量,确保改革方案和每项改革措施都符合中央精神、体现内蒙古特色、解决具体问题。另一方面,狠抓贯彻落实,确保中央和自治区的改革举措件件有着落、有成效。今年年初,国家决定取消15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行政审批事项,内蒙古正在抓紧做好后续衔接工作,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作为我国四大牧区之一,内蒙古以其“羊、煤、土、气”,令经济高速发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鄂尔多斯。从狭义上讲,“羊、煤、土、气”分别指羊绒、煤炭、稀土和天然气。从广义上讲,“羊、煤、土、气”是指以羊绒、羊肉等为代表的农畜产品资源、以无污染大草原为核心的绿色概念和草原生态、文化资源以及煤炭、稀土、天然气为主的丰富矿产资源。

  包满达认为,“加减乘除”之间存在有机的内在联系,四种手段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推动传统产业“有中生新”、新兴产业“无中生有”,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激发社会创新活力,促进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形成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加快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

过去,从山西到北京的公路上,永远是载着煤的重载大货车,曾经在一段时期转移到了鄂尔多斯到北京的公路上。然而,过分依赖煤炭资源为内蒙古经济发展埋下了隐患,随着煤炭价格的大幅下跌,2012年鄂尔多斯GDP增速已经从内蒙古自治区首位跌至倒数第一。

  5年年均7.5%的任务

在今天看来,鄂尔多斯经济衰退并不是一夜之间突如其来,而是在繁荣时期就已埋下了隐患。在经济繁荣的时候,资源价格急剧上升,鄂尔多斯凭借丰富的资源储备迅速获得财富。然而问题是,鄂尔多斯并没有用这些钱来发展实体经济,增加核心竞争力。

  《内蒙古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今后五年,内蒙古的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5%左右,到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6万亿元左右。

事实上,鄂尔多斯的财富分配链条维持着一种体内循环,即由煤炭产生财富,支持政府城市改造,通过拆迁分配给更多的人,再通过民间借贷聚集资金,贷给房地产和新的煤炭商,使其获得更高收益。这种体内循环在资源价格高涨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问题,然而一旦资源价格下跌,其发展势头将迅速减弱。因此,可以这样说,鄂尔多斯的“羊、煤、土、气”是它的天然优势,但也是它的软肋,过分依赖资源使其在危机中缺乏抗风险能力,甚至不堪一击,以致被贴上“鬼城”的标签。

  包满达说,设定7.5%的增长率主要考虑两个方面:一是考虑需要。内蒙古发展不平衡,在基础设施、产业发展、民生领域等方面同国内发达地区相比还有许多短板,为了加长短板,需要继续保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增长速度。二是考虑可能。经过多年的积累,内蒙古具备了一定的发展基础,特别是近年来持续有效的投入,推动了产业转型升级,“五大基地”已初具规模,一批交通、电力基础设施和新型化工等重大项目正在陆续开工建设,随着创新驱动战略深入实施和改革开放不断深化,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将会大量涌现,经过努力,保持7.5%左右的增长速度是可以实现的。

如果说鄂尔多斯经济从繁荣到衰退是内蒙古发展的一个缩影,虽然具有一定的夸张和表象成分,但这座“中国内陆增长速度最快的城市”的大起大落也足以说明,投资煤炭产业,促进了大发展;投资房地产产业,导致了大萧条。对此,内蒙古自治区经信委主任王秉军认为,在鄂尔多斯市经济热的时候,需要好好总结,在鄂尔多斯经济冷的时候,也应该好好总结,千万不能做事后诸葛亮。

  内蒙古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教授赵海东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主要工业产品需求临近或达到峰值,传统行业产能新增步伐明显放缓,产业组织正在深度重构。应对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内蒙古应积极通过兼并、重组和资产证券化等资本手段,推动煤炭、电力、化工、冶金、建材纵向兼并重组,化解过剩产能,形成产业链竞争新优势。同时顺应新一代技术革命和新需求的出现,着力培育“稀土+金属”、非金属材料、核电燃料、多晶硅、单晶硅、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生物制药系列、新型煤化工、高技术服务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